【看了不舒服直接提,除了撕cp都改】
坑品极好也极差
ALVO
电影颜粉
开花水仙
【看了不舒服直接提,除了撕cp都改】

  萧岐  

【01】三流门派 社畜难为


邱绪是个三流门派的社畜

什么是社畜?

心里mmp表面笑嘻嘻,心里哭唧唧表面月朗风清。

为生活低头,被迫营业。


邱绪:我真傻,我真的该趁着我小的时候使劲熊。

邱绪:我哪里知道签了契后要教武艺不算还得德智体美劳样样管?要教跳舞excuse me??


被迫营业的邱小绪,今天也因为生活辞不了职。


你以为小孩子都是小天使?不,只是因为你太乖,他们都是小魔头!




01

不知道是个什么朝代,反正天皇老子不管事儿。江湖没黑白之争,庙堂没谋反之事。大概是个顶顶好的朝代。

02

邱绪小时候爱画画,被他娘撕了宣纸断了笔,灰溜溜乖乖习文练武,然后成了亲戚们嘴里别人家的孩子。

邱绪的娘房琴是房老将军的闺女,嫁给他爹邱华的时候他爹还在朝中有个边角小官,原来怎么着他们一家三口日子都不会差,但是奈何房老将军两袖清风一点不识人际关系,平日皇帝的赏赐给了曾经兄弟们的遗孀孤儿糊口度日。结果房老将军告老还乡,除了自己在乡下的老宅还真没啥可以留给两儿一女的。

03

对,邱绪他娘头顶还有俩哥哥。大哥争气,成家后就另立门户搬出去了,二哥却终日酗酒糊不上墙。哦,二哥媳妇每次在邱绪他娘回家的时候连个白眼都不给邱绪和房琴。

嘀咕他们抢房子。房琴抱着她大嫂和看傻子一样看二哥一家。

04

所以邱绪和大舅家的崽子房勉关系还是不错的,反而他二舅家的房彦七八年了都没和他们照面。

05

房老将军就算辞官了再怎么说也是个将军,自家闺女原本怎么着都轮不着一个小官吏娶。结果房琴大街上见义勇为抓小偷一不小心把外出办事的邱华的半颗牙砸了。

赔礼道歉,一来二去,小儿女就对上眼了。

06

原来是上好的姻缘,奈何房老将军辞官后人走茶凉,朝廷削除冗官,把邱华给辞了。那时候邱绪刚呱呱落地,一个不当心邱旭的名字给心烦意乱取成邱绪了。

07

邱绪的姑姑是个胆大的,胆子有多大?闹脾气和自家经商的相公合离了,带着闺女过日子。邱华没了官职后,这姑姑心疼小弟天天邀邱华去打吊牌。

房琴当下就恼了。你家有合离分下的钱财,邱家可没。邱绪一边发烧一边看父母闹了好些天,反正最后邱华居然拿着原本给邱绪准备入学的入学礼金,跑去和自家妹子经商了。

08

反正,邱绪没有少爷命却有少爷气,和市井出来的同龄人玩不到一起,他们掏鸟窝骗人踩狗屎的时候,邱绪被房琴栓家里学文练武。邻里小儿见到他都要笑他一句是闺阁大小姐,邱绪脾气好也不去争辩,久而久之被欺负上了头,谁都知道邱家的邱绪是个长着姑娘脸的软包子,你去他家玩胡闹一通都没人告状。

对了,房琴天天嫌弃儿子的脸,说他怎么不是个闺女。

是个带把的还真是对不起您嘞。



09


邱绪是房琴给启蒙的,奈何房琴其实诗文并不厉害,她从小喜欢的舞枪弄棒。邱华带着钱走后,有段时间经常给家里寄钱,但过了书塾收人的时候,他入学这件事就压下了。反正等邱绪真的正儿八经论四书五经的时候,所有的先生都谈了一句邱绪是被耽搁惨了。


10


房琴是个神经粗的,等邱绪胳膊被隔壁张二狗推折了才发现儿子天天被欺负。好歹以前也是个小姐,骂又骂不过从小混街坊的张家娘子,一气之下带着邱绪搬了家。


11


还没告诉邱华。


12


邱华是垂头丧气回来的,他妹妹是个人精经商当然不吃亏,可他不是,他要是有半分精明当初削官也不会削到他。闹了五年不回家找不到家门的笑话后,邱华找了家书院当管书先生,吃个死银钱再也不管其他事了。


13


邱华经过商,邱绪的学问学的再好也不去想科考一路了。被房琴赶着去考了个秀才,后面审查是再也上不去了。家里就房琴绣衣织布和邱华管书的收入,绝了他娘让他考举的心后,邱绪寻思找个干活的地方。


14


喝着茶就来了飞来横祸,好端端的碧螺春被连桌掀翻,伸手捞回了自己的茶壶茶盏但也被蒙了一盏的灰。


15


对,邱绪是个秀才,脾气也是一顶一的好,但他最厉害的是武艺。谁能想到面若好女白衣飘飘的邱家公子转身就能给你表演一个胸口碎大石呢。

16


碎大石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17


邱绪看着“快意恩仇”的砸茶馆侠客,回头就去报了官。


靠在栏杆侧眼围观红衣剑客和黑衣侠士一脸懵逼被押送官府的时候,邱绪心里甚至想笑。


让你们毁我的碧螺春!


18


不过,江湖好像是个好去处。


19


这儿的江湖可能和各位看官想的不太一样。没有什么秘而不传的看家绝学,反而和私塾一样,你交钱我就教。各家名门贵子学了学问外,不乏去那儿学防身术的。


邱绪想着自己武艺虽谈不上天下第一,去个三流门派当个小师父应该成。


20


尊师重道,邱绪小时候对所有教导他过的先生、师父都尊敬的紧。去个小门派,挂了名牌,有了固定收入还小弟子尊敬,他娘应该不会嫌弃他丢人。


对,邱绪一开始想去帮工,被房琴用鸡毛掸子抽上了房梁,直骂他不识身份。


21


他娘果然同意了,还火速联络了他大舅给他牌子投了凌霄山。


22


吓得邱绪当即快马加鞭取回了名牌。亲娘,您真是我亲娘。凌霄山,凌霄凌霄,这么狂的名字,能用的也就是天下第一门了,把他空降过去,是要被人天天戳脊梁骨吗?啊???


23


带着盘缠还没走出自个儿的江南水乡,邱绪就见着个刚成立没几年的小门派在招人。


行,就你了。


24


“公子年岁有些大,报名有些晚了。”


“不,我是来当授艺师父的。”


25


邱绪的个人业务能力还是很好的,文能带着父亲经商的案底拿个秀才,武能把身边一溜也来竞争岗位的给挤下去。


但是他不明白,不就当个授艺师父,打架过得去不就得了,考什么琴棋书画?当青楼选花魁呢?


评论
© 萧岐 | Powered by LOFTER